zyl

Tethys:


我跟他们不一样,我不叫你小娘炮。
我叫你大哥如何?
多给面儿啊。
能理理我么?

查杰是忘记不了的。
在那个寒冷的冬天,那个人胳膊环着他的肩膀,柔柔地朝着自己没有带围巾的,冻得通红的脖颈间,小口小口地吹起温暖的风。
可他又能跟谁说呢?
除了朱戬,查杰没有把任何人当作过朋友。


汤宁个子不高,皮肤很白,笑起来甜甜的,脸上会有两个圆圆的酒窝。
查杰望着眼前的女孩子越凑越近。
他的手心开始出很多的汗,肩膀也微微颤抖。
这会让他想起十八岁高考结束的那一年,公园长椅上廉价的、带有烟火味道的呲花棒。
还有朱戬临在自己唇边,未落下的,遗憾的吻。

他想对朱戬说,我都是骗你的,你怎么能有女朋友呢。
可是他不能。
要命的自尊和极度的疲惫感让他变得又聋又哑。
“哦,恭喜你啊。”
查杰的回语仿佛断截一个世纪,嗓音隔着电话线如同湮没海底。
朱戬挂掉了电话,对着蒋蕊露出比哭更难看的笑容。
你骗我,头发毛茸茸的男孩子说。
为了同查杰见面,他暑假打工新买好看的潮牌衬衫,板鞋的塑胶边在来到Z市的前一晚,用牙刷蘸着洗衣粉刷到白的发亮。
他做了这么多,却只得到一句平淡无味的祝贺。
“学姐你骗我。”
朱戬的眼圈发红,“查杰根本不喜欢我啊。”


※ 《橄榄》

每个人的记忆中
都会有一个时刻,想要同曾经认真对待的东西,去做郑重的告别。
既是割舍,也是挽留。

评论

热度(319)

  1. 爱吃鱼的喵先生LOFTER音乐精选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行走的精灵LOFTER音乐精选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12种颜色Tethys 转载了此音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