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yl

最柔软的听小骨:

#松江大学城和Chester#

  事情是这样的,上午太阳已经晒屁股的时候我还在床上做梦,梦到是毕业的最后一天,我发信息问译文在不在,我想再在寝室住一晚然后第二天收拾东西走人,译文说不在只有小红在,我翻翻手机没有找到小红的联系方式,就着急地醒过来。梦总是有先兆或暗示,所以我一直在想今天又要发生什么关于过去的事,打开手机,发现林肯公园的主唱切斯特自杀了。

  07年的时候林肯公园在上海开了一场演唱会,那年的冬天和ex约好要一起去看,但是还没等到演唱会就折腾到分手了,嗯,分分合合那么多次,那是最后一次真正地分手,所以没有等到一起去看演唱会的那天。我记得非常清楚,那天晚上熄灯后我在寝室里七想八想,后来很多晚归的同学陆续回来,他们是去听演唱会了。我记不清楚当时的感受了,时间果然是冲淡了一切,就像现在走在金陵路上也会非常地平静了,不会有过多地情绪起伏。

  切斯特的离开,就像回忆里的人走了的感觉,是伤感的。他们五月刚发了一张专辑,我还发了豆瓣说说调侃已经这么流行了吗?想想真的不对。就像有个道理说买东西时不要讨价还价,别人的定价总是有道理的,要尊重,我们也只要选择自己愿意承受的即可。音乐也是吧,真的不要去调侃做音乐的人,喜欢就欣赏,不喜欢就默默走开,就是这样。我想每个人应该都是珍视自己的青春的,当年的人儿大概都有种老子的青春想怎么荒废就怎么荒废的意味吧。那个阶段我们是听林肯公园的,现在回忆里的人走了,就突然之间勾起了很多对应的回忆,无论是金陵路上的河南烧烤,那个时候钱柜边上的煲仔饭,深夜拉面,还是散步到外滩,哈,日子太美好,但是我已经不会想到哭了啊。

 

  毕业,嗯,后来过了两年多就毕业了。这个两年好像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感受里。毕业我还做了件疯狂的事,说到底这事还是译文帮我完成的,胆大又胆小。不管那是我后来觉得互相“陪”着度过的夜,“说”过的话,和“slide”过的歌,很想念很想念了,好吗。#愿众生安好我记得你你记得我# 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zyl最柔软的听小骨 转载了此音乐